主题帖

[原创连载] 长篇或者是中篇鬼故事-------老五来了 1
  • 69 23232 短篇连载
  •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4-7-7 00:13 编辑

         第一章:老五是谁?

        毕业后进了一个小城镇的机关里,生活平淡,波澜不惊,本以为我会就这样的朝九晚五的活到退休,然后在满堂儿孙的哭闹中,静静的入土为安。

        那是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午后,太阳懒洋洋的挂在天上,透过玻璃,把光洒在窗台上。我中午陪着领导喝了几杯之后,脑袋有点迷迷糊糊的,准备沏一杯茶,润润喉咙。

        刚刚拿起水杯,感觉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放下水杯,掏出手机,胖子发来一条短信:
        “老五回来了,注点意”

        老五他妈是谁? 我脑袋里不停的转圈,感觉酒精也影响我的思维,算了给胖子回拨一个电话就好了,但是传入我耳朵里的声音是“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擦”算了,我骂了一句,到了一杯茶,坐在椅子上发呆去了。

        肯定是胖子他妈的逗我玩呢。大学四年,我和胖子逗了四年,一个宿舍4个人,我,胖子,斌子和贱人四个,一起过了四年,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胖子短信里的老五是谁?

        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我拿出手机想给斌子和贱人打电话,问问关于胖子短信里的老五,结果令我吃惊的是,斌子关机,贱人长期震铃无人接听。

        他妈的,这俩小子干嘛去了,三个人没有一个接电话的,玩我是么?我一边恨恨的在心里骂了几句,一边给他俩发了短信,让他俩给我回电话。突然感觉我们是多麽脆弱,如果没有手机,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和人联系,也找不到自己要找的人。
        直到下班,他俩也没有给我回电话。

        算了我也不想了,开车回家。



    已有 1 人打赏作者

    淡雅尘世间 赏了楼主1心灵币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4-7-7 01:15 编辑

                第二章   胖子现身

        开放房门,我得狗卡卡早就在等在门口了,门一开,卡卡就开始围着我撒娇了,100多斤的牧羊犬,淌着哈喇子,呼哧呼哧的围着我转。时不时的用前爪搭我的肩头,要舔我的脸,我擦,你表达感情,我的脸啊。慌忙捡起一个网球,扔了出去,卡卡果然放开我,飞快着跑向蹦蹦跳跳的网球。

        我赶紧借着这个机会,把手包挂到墙上,然后从门后摘下卡卡的链子,准备带着狗狗出去散散步。卡卡刚才追着网球已经跑进了我的卧室里,我喊了两声,卡卡没有出现,我正在疑惑,突然卧室里传来了卡卡带有警告性的叫声,叫声中掺杂着低沉的呜呜声。

         我擦,凭经验,我知道卡卡开始警告对方了,我赶紧向卧室跑去,娘的,不管是啥事,100多斤的牧羊犬发起狂来,后果我是知道的。当我冲到屋里的时候,我的反应比狗更强烈。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床上躺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学跟我四年同一寝室的胖子。

        我走过去,拉住狗,一边安抚卡卡的情绪,一边照着胖子的肚子踹了一脚,“尼玛,赶紧给老子起来。操,你还睡我床上,连鞋你都没脱。”

        胖子懒懒的睁开眼,不用问,我攃他的,天知道这家伙喝了多少酒。一嘴的酒气,让我想将他从屋里直接喂狗就算了。

        “草你大爷的,你怎么进的我家?”我紧紧的拉住跃跃欲试的狗,一边问胖子。

        胖子揉了揉眼睛,又用手抹了一把脸,对我说,“你的从来都会留一把钥匙放在门框或者门口的花盆里,这是你的习惯。”

        边说着,胖子一边下来,躲着卡卡走出了卧式,去卫生间洗脸去了。

        卡卡情绪依然很激动,我能看到看长长的犬齿闪着寒光。我把卡卡栓上链子,然后把洗完脸的胖子让到客厅的沙发上。

        然后,我也陪着他坐下,问他关于老五的事情?

        胖子听我提到老五,眼神中飘了一下,然后反问我,你不知道老五的事?

        “知道他妈你大爷,咱宿舍就我,你,贱人和斌子,就他妈四个人,从哪里冒出来个老五?”我也带了点情绪。

         “川哥,你别装了,老五就和你好,你能不知道老五是谁?老五当初就和你共处的时间长,你敢说你不知道?”胖子白了我一眼。

         胖子的话不像是假话,但是为啥我他妈就是想不起有个老五呢?

        肯定没有,我猛的站起来,走进书房,在书柜上翻找了,一边找我一边向胖子喊道,“我找咱毕业时的照片,你他妈告诉我,哪个是老五?”
             毕业好多年了,我那写照片也一时忘了到底塞在哪里了,就在我忙碌的在书柜上翻找的时候,狗狗又是一阵狂叫,我呵斥了两声,狗狗不理我,依然向客厅叫,我回头一看,我也傻了,就在我翻找照片的时候,胖子消失了,就像他出现的时候一样,消失的也很快,仿佛再也没来过。
        我擦,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狗日的死胖子,我骂骂咧咧的一边回到书房找照片,匆匆间,夏天夕照的太阳透过书房的窗户,好像是红色的。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4-7-7 10:34 编辑

           第三章   傍晚电话

        他妈的,也许是毕业太久了,已经过去七年了,七年,连夫妻都过腻歪了,何况几张毕业照。

    找不到照片,我只好悻悻的收视了一下书房,然后带着卡卡进入厨房。

        狗粮加上碎鸡块加上馒头,给卡卡弄了一大盆,然后又从冰箱里取出鸡蛋配上康师傅,把自己的肚子也解决了。

            人也吃饱了,狗也吃饱了,牵上卡卡出门遛弯,白天的热气没有消退,大地还在向外散发着白天吸收的热量。我看着自己的短裤背心,再看看卡卡身上那一层厚厚的毛发,心理不禁感叹到,这狗穿着这么厚的毛衣怎么过夏天啊。

            一路上遇到几个卡卡的狗友,打过招呼,也都匆匆而过,看来动物之间一定是有语言来沟通的,你看100多斤的德牧与小小的吉娃娃也互相知道对方是狗而不是猫,无论那狗长成什么样子,一定会分辨出来。

            太阳落山了,时候也不早了,卡卡也在树荫下,草地里留下了属于他的痕迹,哈哈,我们就开始往回走。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我擦,贱人给我回电话了。

            “喂,贱人,你下午干嘛去了?”我没好气的说

            “下午手机没带,开会呢!”贱人的声音还是那么贱“川哥,胖子来我这里了,你来玩不?”

            “胖子?胖子啥时候去的你那里?”我突然觉得这夏天也是挺凉快的!

            “傻X胖子一个小时以前到的我这里,我们正在街上找吃的呢,你来不来?”

            滚蛋,一个小时前胖子还睡在我的床上呢?我心里暗骂,心想这家伙估计是他妈的又无聊了,叫我过去玩,还拿胖子给我当借口,胖子一个小时前就在我床上睡觉呢。

            想到这里,我骂了一句,然后跟贱人说:“我不信,胖子来北方干嘛?你让胖子接电话。”

            我本想着,如果胖子没法接电话,我就可以骂几句街,过过嘴瘾,结果出乎我意料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胖子的声音“操你大爷的,我来了,你小子还不过过来看看我,赶紧的,晚上一起喝酒。”

            我瞬间傻了,我与贱人的驻地分属一个城市的南北两个郊区,开车也要2个小时以上,胖子怎么能同时出现在我们两个人的身边呢?

            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打开房门,把狗领进屋里,刚要关门,突然我好像想起点什么,转身出去在我的门口用目光来回的扫射着。我事楼门啊,哪里有门框?还有我一个老爷们,门口哪里会有啥花盆啊?

            那没有门框和花盆,刚才那个胖子说的,他是怎么有我房间钥匙的?

            我向着手机喊道,“胖子,你下午来过我家没有?”

            “我去你家干嘛?我今天出差,顺便来T市看看你们,我傍晚才到贱人这里,我去你那里干嘛?”

            我没有再说话,我觉得自己有点冷,如果胖子下午没来过我家,那么下午在我床上躺着的是谁?如果下午来我家的是胖子,那么现在跟我打电话的又是谁?

    1234.. 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