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帖

[原创连载] 长篇悬疑鬼怪故事--------------老五来了3
  • 137 27139 短篇连载
  •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4-9-13 23:12 编辑

            一、 刑讯逼供

            我是谷溢川,我怀疑我就是忘川村里当年那个出生在大雨里的孩子,但是不是说那个孩子死了么,如果那个孩子死了我又是谁?


            这段时间,“我是谁”这个问题反复出现在我的大脑里,原来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个非常可悲的事情。我呆呆的坐在车里,正副驾驶的车门都开着,山风穿过车子,凉凉的。而卡卡好像还很兴奋,围着车子来回的溜达,到处划分着他自己的势力范围。


            正在我发呆的时候,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由远及近,一辆蓝色的别克商务车停了我身边,柳絮第一个从车里下来,然后是那个老人。


           我很疑惑,他们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下车,问他们,“你们怎么来了?”


            柳絮笑着说,“你车里与定位系统, 只要我们想找你,就一定能找到你,更何况,你也不是要躲起来。”


            “那你们找我有事么? ”我没有凑过去,而是唤回卡卡,在内心深处有一丝警惕的看着他们。


           “有”那个老人向前走了一步,“事态严重了,我们想赶紧带你回去。”



            “啥事啊?我现在一脑袋浆糊,我去了能帮忙啊?”我不太想去。


            “没办法了,你必须和我们赶紧回去,不然我们怕来不及了。”老人的语气有了一丝紧张的感觉。

    我没有看老人的眼神,反而看了一眼柳絮,这家伙居然没戴眼镜,他没戴眼镜说明这家伙一定有说谎的准备,他们要蒙我,我猛然反应了过来。


            老人听到老人继续说道,“现在需要你赶紧回到单位去,我们遇到了大麻烦了。”


            “到底是啥样的麻烦?”我往后退了一步。


            “我们说了你也听不见,上次不是试了么,现在不是个人的问题了,是国家问题,国家需要你。”老人继续解释着,但是怎么听都不想相信他。


            “柳絮那里为啥会有这里的照片?”我突然问了一句。


           老人看向柳絮。


           柳絮赶紧上来解释“那是我研究你的时候,可能从你的资料袋里忘到我家了。”


            “那么重要的东西,说忘就能忘,你在交还我档案袋时候,没人发现么?”我可没那么容易上当。


            “真是忘了”柳絮还在解释,但是我突然觉得我大脑开始有一种眩晕感,觉得自己很累,想去睡一会,我扭头看到,老人的眼睛好迷离,好迷离的看着我。我觉得我好困,又不由自主的去看老人的眼睛。


            “汪~~嗷~~~~”一声嚎叫猛的将我唤醒,他娘的,他们还是要阴我,老子这次谁也不信了。我转身上车,就要离开。


            还没等我打着汽车,就听到轻轻的一声“啪”,我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我在一个小房子里,四周的墙壁全是刺眼的白色,我感觉我应该是被固定在正中间的一个椅子上,身上的衣服不见了,四肢被牢牢的固定着。紧张,我开始紧张,他们要灭口么,但是我又没掌握着啥国家秘密,还有,在边上的一个大笼子里,卡卡在里面,显得很焦躁,不停的转,发出低沉的呜咽。


            门开了,老人和柳絮站在我面前,后边还跟着一个年轻人。老人没有跟我更多的说话,开门就问我“老五到底是谁,在哪里?”


            又是老五,我哪知道老五是谁?


            我冲着他喊道,“我不知道,你们也知道我失忆了,失忆了。我哪知道老”


            话还没说完,一阵风声,跟着他们进来那个年轻人,厚厚的军靴就蹬到了我的脸上,我的头重重的后仰下去,差点折断了颈椎。


            “噗”我吐出一口血水,好像被人用棍子在脸上打了一棍子的感觉。鼻涕眼泪直接留了一脸,“你?”


            年轻人的语气很冷,“说出老五,或者死也别说。”


            “我不知道~~~”真倒霉,倒霉到家了,我连记忆都没了,还给我提什么老五。


            前胸被踹了,我仿佛觉得我的肺被踹了出来。要不是耳边传来卡卡的吠叫声,我都觉得我不如赶紧死了。


            “老五是谁?”年轻人的语气像腊月里哈尔滨的风。


            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只能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咳出几口血,感觉嗓子甜甜腻腻的。我他妈要死了,他们要打死我啊,我死的糊里糊涂啊。


            我抬头看了看柳絮,又看了看那个老人,我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有啥表情的变化。


           我问你最后一遍,“老五在哪里?他是谁?”   


           我摇了摇头,我真不知道啊。


            好啊,你可以不说,我们自己拿,到时候你变成白痴,可就怨你自己了。


            话音未落,我就觉得从后边有人推过一个机器,若干的金属贴片贴在了我额头,太阳穴,以及头顶,然后,他们给我塞了一个牙套,我还在奇怪他们要干什么,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我差点带着那个固定好的椅子一起蹦起来。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们对我使用了电。我感觉我那个瞬间想被吹炸了气球,我所有的血液都涌向头顶,脑袋好像被人用气管子往里打气一样,而为了抵抗这种感觉,我的胳膊,腿,以及全身的肌肉都在紧张的痉挛,用那种疼痛来缓解大脑的痛苦。


            “老~~~五~~~到底是谁? ”


           我连摇头的力量都没有了。


            柳絮让那个年轻人先出去了,然后蹲在我面前,“我知道你想不起来了,但是我们真的很需要这个消息,你一定要想起来,其实刚才电刑也不是要杀了你,是想通过电流来打开你封印的记忆。


            我没工夫思考柳絮的话,我痛苦,我难受,过了好一会,我才问道“刚才电了我多久?”


            “5秒钟~上面的意思是,今天一定要得到老五的消息~”


            突然,趴在我的耳边说了一句,你可以不出来,但是他要是电死了,你也就完了。


            突然,我觉得我大脑被什么东西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从我的意识里,出现了另一个思维。


           “你要忍住,他们不会让你死的。”这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


           “你是谁?”我用思维问了一句。


            “你别管,咬住牙,我来保护你的大脑。”

              我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和柳絮招供我大脑里的东西,突然,我听到了卡卡的惨叫。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我  我
    我编辑个空 就有人抢了
    我自己都只能坐板凳
    1234.. 2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