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62|回复: 7

[原创连载] 中篇悬疑灵异小说---复仇 6 (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0 02: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9-6-20 12:52 编辑

很快屋里的人都清醒了过来,三对家长加一个律师,从开始的惊愕到后来的失去理智,当黑袍的声音响起时,他们仍然不不愿意相信,他们已经是砧板的鱼肉了。
“你,你是谁?”段紫雪的爸爸第一个发难了。
“我是谁?”黑袍的桀桀桀的笑起来,“你们还能知道我是谁?我是谁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晚你们是谁?”
“天海,天海。”郭天海的母亲大喊,“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他还在流血啊。”
“你的孩子?”黑袍人猛的将目光聚集到了郭天海的母亲身上,“你的孩子是孩子,别人的呢?别人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别人的孩子流血怎么办呢?”
黑袍的声音有些冷淡,但是我能听处里面的悲愤。
“你到底谁啊?你要多少钱?”郭天海的父亲还是比较冷静。
“我什么都不要,我不缺钱,也不需要钱。”黑袍轻轻的挥了挥了,随着啪的一声,郭天海父亲的脸上,出现五个血红的手印,打的郭天海父亲,疼的说不出话。
“今晚谁也别跟我提钱,提钱,老子不要钱,我要的是命,你们的命。”黑袍人突然提高了嗓门,那听起来慎人的声音,突然在安静的夜里炸开。
我和贱人还偷偷趴在窗口,看着里面的情形,我们心里的大约猜到了内幕。
“你要杀人?你杀了人也跑不了?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谈谈呢?”陈律师突然说话了。
“我不杀人,我是守法人士,你是律师对吧,”黑袍的声音开始变得阴冷,“你懂法律,我也懂一点,不过呢,自杀不算,还有,他杀也可以无罪。”
黑袍说完,突然从黑袍的拖地长袍里钻出一个影子,很矮小的样子。
“他可以杀人,他才12岁,他杀人,可以无罪吧?”黑袍的得意的说,“律师,律师,不满12岁,杀人会如何呢?哦对,他还有精神障碍,自从他目睹他姐姐的自杀之后,他就得了精神障碍,他杀人,如何?”
一时间,空气凝固了,大家都知道,这个人没说假话。
被反背双手吊起来的三个人,陆续醒了,发出了骇人的嘶吼,三个孩子都尿了裤子,当然,高翔没有,他已经无法自主排尿了。黑袍随手扔出三团黑气,直接堵在了三个孩子的嘴上,然后,三个孩子就剩下狰狞的面部表情,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
“都给我跪下”黑袍突然说道。
大家没有动,面面相觑。
小个子蹦蹦跳跳的从黑袍的身边跑开了,跑向这几个人,在几个人的注视下,跑到了近前,高翔的父亲还挣扎的站了起来,刚要说话,小个子突然蹦过去,在高翔父亲的膝盖侧面踹了一脚,我在窗外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高翔的父亲一声惨叫,跌翻在地,抽搐不止。
高翔的母亲本来想要过去扶起他,黑袍的声音又响了“我让你们跪好了,听不懂吗?”
啪啪啪,跪倒6个人。还有一个躺着呻吟的。
“看这”黑袍高声喊道。
几个人看过去,黑袍身后的黑色的幔帐徐徐打开了,一张巨大的黑白照片出现在众人眼前。
我和贱人看过去,照片是一个女孩,看年纪不过14、5岁而已,面庞清秀,眼神有些羞涩。
“你们是有钱的高管高官,你们的孩子是天之骄子,要有前途的,我女儿呢?我女儿怎么办?”黑袍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
”你是,她爸爸?”陈律师突然惊呼,“你当初不是拿着钱和解了吗?”
“这种仇恨也能和解吗?”黑袍突然远远的攥了一下拳头,陈律师就好像被人遏住了喉咙一般,无法呼吸和说话。
“钱,全在这里,钱能换回我女儿吗?”黑袍左手一挥,不远处的地上,黑色的苫布飘开,露出一小堆一叠一叠的现金。
“陈律师,当初不是你帮他们开罪吗?说他们不够18岁,刚刚14岁而已,还是孩子,事情也就是孩子之间开玩笑,让我接受现实,得到这么多的钱,这么多的钱。”现在他弟弟回来报仇了,他弟弟也就12岁多点,钱也在这里,你看你能帮我打官司么?”黑袍人语速不快,但是随着他的每一个字,在场的 人都开始真的害怕了。
“川哥,外面有蚊子,你还是来屋里听吧。”黑袍突然看向我的位置,“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三年前,就是他们,仅仅因为我女儿是转校生,带有一定的乡下口音,就被他们嘲笑,欺负,说她全身都是牛粪味儿。后来看我女儿柔弱,变本加厉,开始让我女儿给他们写作业,买东西,稍有不从,还会有暴力行为。我们本来就是老实人,无钱无势,女儿又胆小,我们家里也不知道学校的事情,直到后来,就是他”黑袍人手指指向了段天海,“就是他,居然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出了一个混蛋的想法。使得高翔那个王八蛋,在一个自习课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手伸进了我女儿的上衣里。”
“就是那双手”黑袍用下颌点了点高翔,小个子突然暴起,三步两步跑步过去,在高翔的手肘处重击一下,我心里都觉得疼,高向的右手手肘已经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后弯曲了一下,然后又被绳子拉直。虽然高翔喊不出声音,但是我能看到她疼昏了过去。
“儿子”高翔的母亲刚要扑向高翔,被小个子一脚踹倒,看起来不大的小巴掌,在她的脸上狠狠地 扇了几个巴掌。
“在我讲完之前,谁在动,我就杀了谁。”黑袍的语气冰冷且不容置疑。
“川哥,你觉得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吗?”黑袍看了看我,“没有,这一切没有结束,在全班的哄堂大笑中,有一个人生气了,就是段紫雪啊,他一直以为高翔喜欢她,但是现在居然有人勾引他的男人去摸她的身体,这是不容许的啊,在哄堂大笑中,段紫雪冲上去居然撕碎了我女儿的衣服,让我女儿如同淋雨的小鸟一样,无助的赤裸着站在教室,那瞬间,川哥,你觉得我该怎样做?”
我脑补了整个画面,哄笑的教室,无助的女孩,嚣张的二世祖,谄媚的狗腿子,这些东西,充斥了我的大脑。
我和贱人语塞了,贱人在边上捅了捅我的腰,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怕我暴起,他怕我正义感爆棚啊。
“我说的是真的吗?”黑袍人大声问道。
没人提出否认。
我也差不多猜到了结果。
“我女儿是被老师送回家的。第二天,她带着弟弟吃了顿kfc之后,跳楼了,可惜,本来该午睡的弟弟,那天醒了,目睹了姐姐的从天而降。”黑袍的咬牙生我已经听到了。
“当然,这件事还是有人帮我的,我手里有当时教室的视频,还有几个同学的证言,但是因为年龄,最后赔了这么多钱,看这么多钱啊,我现在还记得陈律师给我说的话,说他们要考学,出国,入党,不能背上这些案底,希望我放过他们,我x,谁放过了我女儿?”黑袍的声音开始变味了。
“川哥,你今天还要插手吗?”黑袍突然问我。
我无话可说,“楚江王的令牌是哪里的?”
“人间没有正义,不代表没地方说理,好在我认识了一个人,他愿意帮我,还带我去见了楚江王,让我领旨回来报仇的。”黑袍向虚空里作了个揖。
“我们把钱都给你,再多给点,放过我们吧。”下面跪着的人开始哀求。
“我不管,阎王的法旨,今天我能杀三个人,你们自己商量吧,谁死,是孩子死,还是你们替他死。?”
小个子,也就是那个女孩的弟弟,拿出一把刀,扔在了段天海父亲面前。
看这里,黑袍走到了段天海面前,招呼了小弟弟过去。
小孩子微微一笑,一拳狠狠的击打在了段海天两腿间的伤口上,于是乎,黑袍还顺便揭开了段天海的嗓子封印,一声哀嚎在夜空里划破,凄惨异常。
“我数到10,或者他死,或者你们死一个,这事就算过去了,唉?陈律师,我儿子不满12岁,他可以杀人是吧?”黑袍看向瘫软在帝都 陈律师。
“可以可以”陈律师都吓疯了。
“1,2,3”黑袍开始缓慢的数数,与此同时,他儿子已经用小手抓住了段天海的咽喉,正在慢慢地用力。
贱人用眼神向我询问,我摇摇头,楚江王的令牌在此,人家报仇有了官方的文书,我现在一身灵力被令牌压制的死死的,再说,这事本来我也不会管,这帮混蛋早就该收拾了。
还没等我向贱人解释,就听到咔吧一声,段天海的喉咙已经被捏碎了。
段天海的父母连滚带爬的过去,抱起儿子,欲哭无泪。
“高翔亲属准备了,1,”黑袍不再理会段天海。
还没喊完,高翔母亲突然从地上捡钱段天海父亲没用的刀,刺进了高翔父亲的胸膛,血,撒了一地。

 楼主| 发表于 2019-6-20 02: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9-6-20 13:52 编辑

很抱歉 已然没有写出我想写的效果

第一  女孩受辱写的过于轻,但是我不忍心写那个残忍,也是怕语言太过血腥暴力色情,不太合适
第二  编辑了 哈哈
第三  我最怕的就是对话的描写,这段全有了,对不起大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0 18: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抱手机看完,为偶像点赞。
故事越来越明晰,也猜测到了你主要想表达的是什么。三个孩子跟律师的谜团也跟着剧情的进展被揭开。
卡卡一直没出现,猜测关键时刻,它一定会飞奔过来,救你狗命。

辛苦了,偶像。继续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0 19: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多令 发表于 2019-6-20 18:16
早上抱手机看完,为偶像点赞。
故事越来越明晰,也猜测到了你主要想表达的是什么。三个孩子跟律师的谜团也 ...

哪期的唐多令? 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1 07: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啥,那个女孩的鬼魂,我觉得挺关键的,唉,我也感觉,女孩可以死,不可以不善良啊。不知道为啥,我觉得黑袍吧,痛恨别人是辛苦事。可痛恨自己无能为力,更辛苦。什么都得有代价,包括复仇。什么都得,有牺牲,包括正义。   一个人的命用三个去换,太多了。不管受过啥委屈。都多。痛恨别人之前,都是痛恨自己更多,黑袍就献祭了吧,小男孩可以更诡异一点。为以后你想写续,留点伏笔。毕竟眼睁睁目睹亲姐从天而降,鲜血淋漓的小灵魂。后来杀人如杀鸡的15/6少年。活下去哈,这么冷酷杀人的人,这么轻易写死的话,太便宜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2 18: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孩子微微一笑,一拳狠狠的击打在了段海天两腿间的伤口上——段天海

还没喊完,高翔母亲突然从地上捡钱段天海父亲没用的刀——捡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2 19: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朵 于 2019-6-22 19:21 编辑

这段终于看到故事的因缘,却读的极不舒服

未成年人的霸凌问题,这现象可以思考,小说的好处,可以让人感同身受其中。
但楼主很显然不太相信当前的某些社会游戏规则,总喜欢用另一种鬼魅的方式来展示另一种冤冤相报的游戏规则

另一种游戏规则可以探讨,但总感觉文字表达的报复行为,太阴损太残酷了

点评

我也是纠结很久没找到合适的切入点。。但是 。正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只有自己受了伤害之后,才知道是不是可以冷静  发表于 2019-6-22 19:4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10-21 07:05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