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帖

[原创短篇] 夜暮倾城
  • 15 1785 短篇连载
  • 本帖最后由 余生醉 于 2020-10-22 23:23 编辑

    一.

      “暮哥哥,带上我一起去华山好吗?我想和你一起去观赏华山风光”夜儿柔声的对着暮光说

      “夜儿,我这次是去华山是有要事要办,不是游山玩水,你是千金之躯,万一有什么闪失,我怎么担待的起?你还是乖乖留在山庄等我回来吧”暮光轻声的安抚着夜儿。

      “不嘛,从小到大,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你若走了,我就没有玩伴了,我要和你一起,你就带上我嘛,暮哥哥,带我夜儿吧,我保证不惹事。”夜儿向着暮光撒娇,白晳的脸上泛着着急的红晕,好似一朵盛开的桃花,淡雅又不失妩媚。  说话的两人,一个是是慕容山庄的小姐慕容夜色,一个是慕容山庄的剑客暮光。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好,可谓青梅竹马。暮光比夜色年长一岁,夜色尊他为兄长。

      夜色喜欢白色裙裳,从小到大总是白衣飘飘,素颜如水,宛若人间仙子。暮光则喜着一袭青衫,清爽俊朗,眉似长剑,眼如星辰。

      暮光从来都是剑不离身,扇不离手。他的玄玉剑,剑鞘上的雕工很是精致,剑柄上镶嵌着一块菱形的翠玉,闪着独特的光芒,处处显示着这把剑的与众不同。

      暮光深深的叹了口气,如此惹人怜爱的人儿,让他如何忍心再拒绝呢?他望向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的慕容庄主,眼神里满是求救。

    “光儿啊,你就带夜儿一起去吧,就算是让她见见世面”

      没想到慕容庄主居然同意让夜儿随行,暮光倒是有些惊讶。不过,这小小的惊讶一瞬间便消失在暮光的眼眸里,他本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好的,我会尽全力好好照顾夜儿,保证她毫发无损。”暮光对着慕容庄主许下承诺,内心却非常沉重,他有了些许的担心。

     得到爹爹的同意后,夜儿兴高采列的收拾行装,临行她没忘记带上自己最爱的玉箫,那是暮光送给她的****礼物。

    二.

      两人马不停蹄的赶往华山,路途中没有过多的休息,经过七天七夜的星夜兼程,终于赶在七夕前到了华山脚下。

      华山脚下座落着一间客栈:“古韵斋”,店内的陈设很是雅致,突显出主人的独特匠心,尤其是狂草题就的那副牌匾更多了几份侠骨味道。

      “暮哥哥,那里有一间客栈,我们去歇歇脚好吗?”夜儿望向风尘仆仆的暮光

      “好的,夜儿累了吧?一路上也没有让你好好歇息呢,我们就在此落脚吧。”暮光疼惜的望着夜儿道。

      两人把马交给了马厩的小二,径自走进店内,找了个靠窗的空位坐了下来。

      “二位要点什么?小店各色菜肴齐全,请二位随便点”店小二热情的躬腰立于桌旁。

      “来一碟花生米,一条清蒸鱼,一盘牛肉干,再来一个醋溜莲藕和一壶上好的女儿红”暮光在征得夜儿的意见后点了菜。

      “好咧,客官请稍等,马上就来”店小二一个转身,旋即便进了厨房报菜。

      才一会儿功夫,菜就上齐了,夜儿和暮光看着窗外的巍巍华山边聊边吃。不知觉中,夕阳渐染,黄昏已近,夜儿初涉江湖,虽然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但是连日的奔波还是让她感到了身体的疲惫,她时不时的轻抬皓腕,手指按压眼角处,这一切尽收暮光眼底。

      “用过膳我们就去休息吧,你应该很累了吧?”暮光体帖的说

      “嗯。好,倒是真有些困了。”夜儿回应着

    三.

      用过晚膳,暮光和夜儿跟着小二走进早已安排好的客房,两间客房是紧挨着的,这样方便照应,暮光和夜儿相互道了晚安,便各自进房。

      夜儿推开房门,但见房内左侧设一案几,案几的右边静放着一个圆润秀美的端砚,旁边的笔架上整齐的坚着各类上好的毛笔,中间陈放着如雪的宣纸;案几右边放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玲珑;东墙上还挂着一幅江南烟雨图,左右两侧挂着一副对联:其联云:“柳月摇风夕阳瘦,青藤绕墙石径幽”这诗情画意的房间,让夜儿的心顿时明朗起来。她深吸了口气,仿佛想让这满室的墨香驱散满身的疲惫。


      夜儿走进后堂烟雾袅袅的浴室,蜕去裙裳,赤身浸入冒着热气的木桶,舒服的吐了一口气,注入温水的木桶里飘着玫瑰花瓣和一些不知名的药材,夜儿顿觉疲劳渐缓,经络渐舒。她把头轻轻靠在桶边缘,闭目小憩。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听到一阵箫声响起,她微微侧转头,仔细聆听,只觉箫声时而婉转,时而忧伤,时而欢快,时而低泣,仿佛在呼唤着什么,又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夜儿的心仿佛被什么揪了一下,她被这箫声深深的吸引了,她从没听过这个箫声所奏的曲子,却莫名的觉得熟悉万分,仿佛是铭刻在自己心底的音律,夜儿按捺不住心中那份不明所以的悸动,披衣而起,推开门径自寻觅箫声的来处.

      而此时古韵斋的回廊深处,正屹立着一位白衣男子,浑身散发着冷冽疏离的气质,五官分明,俊美异常,两道剑眉稍稍向上,一双本如朝露般的眼睛,此刻更加深邃。

      夜儿听呆了,她静静的倚在离白衣男子不远处的雕柱边。这如天籁般的声音,让她又忆起了那个梦境,那个从三岁起就一直出现在梦里的持箫男子,那个看不清楚脸庞却清晰可见的背影。。。。。。此时,她忘却了时间,忘却了空间……

      “姑娘,夜深了,还不回房休息吗?”白衣男子的声音仿佛从远古传来。

      “哦……我……我这就去,请问,公子所奏何曲?”听到这由远及近的声音,夜儿突然有些结巴了。

      “此曲名为《长相思》,乃小生自己谱曲,不成音律,让姑娘见笑了”白衣男子谦恭的回应

      “曲韵悠扬,意境缠绵,可谓世间好曲啊,能否教我?”夜儿冒昧的问道

      白衣男子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佳人:一袭洁白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着几朵粉色的小花,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随意披在瘦削的肩上,几缕发丝垂落在胸前,使得弹指可破的肌肤更加的白嫩,未施粉黛的脸庞显得更加的清丽动人,白衣男子暗暗稀嘘。

      “喂,听得到我说话吗?可否教我吹奏此曲呢?”夜儿闪着似水的双眸很是期待白衣男子的回应。

      “喔……好的,姑娘如若喜欢,在下定当尽心教便是了”

      “我叫慕容夜色,你可以叫我夜儿,你叫什么名字呢?”

      “在下独孤倾城,请姑娘多多指教。”

      不知不觉的言语交谈,使两人的内心互生莫名的情愫,转眼间天际泛白,新的黎明到来了。两人互道珍重,便各自离开。
    四.


      第二天一早,暮光和夜儿便去了“清风阁”。庄主交待过,到了清风阁就说自己是慕容山庄的,找一位叫独孤倾城的公子,然后将一封书信交给他。暮光只知道这位独孤公子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他的七星剑法出神入化,在江湖上几乎没有对手,其它的则一概不知,暮光很想会会这位独孤公子,希望能够与他切磋剑法。夜儿则好奇的东张西望,她不明白如此这般的地方,为何每一间客栈和茶楼都很诗情画意,仿佛是世外桃源一般。

      “清风阁”内同样是清静雅致的,根本不像是剑客逗留的地方,反倒更像是文人谈诗弄词的地方。暮光跟掌柜的说明来意,便和夜儿找了位置坐下。

      “暮哥哥,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呢?”

      “来见一个人,庄主让送一封信给他”

      “那为什么要你亲自来呢?随便打发一个家丁过来就行了啊”

      “我也不清楚,可能这封信比较重要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

      不一会儿,店掌柜便带着一位白衣男子走来。夜儿觉得这白衣男子似曾相识,难道。。。难道。。。是昨晚那位独孤公子?夜儿有些迷茫。

      “在下独孤倾城,请问阁下何事?”白衣男子抱拳问道

      暮光向白衣男子说明来意,将信交给了他。独孤倾城接过信,笑意微微的望着夜儿点了点头,算是招呼。看到这熟悉的笑容,夜儿确定他就是昨晚那位吹箫男子--独孤倾城。
     
      暮光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的心里充满了疑惑。

    五.

      倾城读完信函,神色变得凝重。暮光看在眼里,并没有作声。夜儿很好奇倾城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


          “倾城,你怎么了”。


      暮光为夜儿的称呼讶异,这是怎么样的称呼呢?如此亲昵,又如此随意,仿佛就像从心呼唤一般,那么自然。

      “哈哈,傻丫头,没事,我和你们一起回山庄吧”

      倾城语气中透出的疼爱让暮光再次陷入不安,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夜儿听到倾城要与他们一起回山庄,简直是兴奋的要跳起来了。可是暮光却是眉头紧蹙,他感到一种无声的气息压过来。



      归途,因为倾城的加入让夜儿感觉很美好,一路上她说着,笑着,闹着,仿佛一只快乐的小鹿。暮光和倾城也被感染了。

      晨风吹动衣袂,嫩青色和墨绿色的竹海映入眼帘,三人笑着互相对视了一眼,便顺着竹海的方向走去。

      步入竹海,箫音渐起,竹浪的起伏和它的气势,和着低沉的箫音显得更加深沉。此时的谈笑风生,宛若一派和欢景!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快乐可以维系多久。这三个年轻人会是怎么样的结局。

      也许命定的情缘,就算远隔天涯,也终能遇见吧。只是不知道,如若有一天这些逝去的光阴,会不会在生命里沉淀成永远呢?

      夜暮倾城,没有答案。

    已有 4 人打赏作者

    一缕茶香 赏了楼主2心灵币 林未 赏了楼主1心灵币 雨的痕迹 赏了楼主5心灵币 沐暮 赏了楼主5心灵币
    网友点评
    • 2020-10-23 22:11 余生醉

      谢孤版指教~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