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帖

[原创连载] 体验版骑士小说-------骑士 4
  • 3 1178 短篇连载

  • 什么叫梨花带雨,什么叫雨润芭蕉?灯下的美人,风中的飘絮。


    考究的房间里,东方白坐在桌前,轻轻的抚摸着银色的剑鞘,细长的眼眸,没有了下午与费莱尼尼大公爵对决的光彩,而是一种无奈的落寞与乡愁。


    床边上那位女孩,正是下午被东方白救走的那位,此刻,坐在床边,泪眼婆娑。


    “你说不出话吗?”东方白尽力用了温柔的声音。


    女孩点了点头,泪滴越来越密集。


    “别哭了,哭也不解决办法,你不哭了,我就和你说点事。”东方白将雷霆剑放回了腰间。


    “你能被卖到这里,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你的家人,我不说你也知道。”东方白轻声的说道。


    在遥远的东方,那是一场政治的失败,一场家族的浩劫。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孩,在一个瞬间,失去了一切,本来一直在闺房里的女孩,被粗鲁的士兵拎出了家园,从高高在上的主人,变成了任人买卖的奴隶,纤纤玉手褪下了玉器金银,换上了满是锈渍的刑具,她的世界,在那一瞬间塌方了。


    再见了锦衣玉食,再见了使奴唤婢,再见了亭台楼阁,她被人塞在车里,经过了看不到边际的草原,经过了风似尖刀的大漠,她看着很多同行的人,或遭凌辱,或遭屠戮,人命还不如草芥,整整一路,如果不是那个大胡子的罗姆人要把她卖个好价钱,估计也已经变成了黄沙中的枯骨了。


    那一天,一个白衣的侠客,站在大街上,看着全副武装的士兵将偌大的府邸,翻造的一塌糊涂,用绳子将人成行的拴住,押往漏风的临时监狱,女孩的啼哭,换不来官兵的怜香惜玉,得到的只有辱骂和皮鞭,几百双绝望麻木的眼睛,看着那座府邸变成火海。


    按照律法,将死之人可以有人送行,就在几百人被压往法场的路上,白衣侠客单骑到场,拎着一坛佳酿,拦住了浩浩荡荡的队伍。


    虽然押送的军官大为不满,但是毕竟这是律法所同意的,也只能在悄悄收下几张金叶之后,扔下一句,“快点啊。”


    那天的风很大,甚至有些凉,白衣侠客拎着酒坛,在人群中找到了老友,帮他喝下了最后一碗酒,一碗烈酒。


    老友仰天长叹一声,对他说,“你我金兰一场,盼望能救出我的妹妹,照顾一生。”


    侠客几经打探,才了解到鱼家的女眷好多都被卖做官妓,出入风尘,但是没有任何鱼家千金的消息,寻找了快两个月,侠客终于得知,一个罗姆商人买走了一批女眷,要卖往太阳落山的地方。


    侠客万般无奈之后,策马而行,一路打探,追逐奴隶队伍,直到今天。


    终于见到熟悉的家乡人,终于不再担惊受怕的女孩,才敢放声痛哭,才敢思念那些离去的亲人。




    费莱尼尼大公爵的家中灯火通明,一脸怒气的大公爵坐在华丽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三具尸体,停在外面的院子里,直挺挺一动不动。


    一副伤痕累累的盔甲被套在了架子上,地上还有十几把显得纤细的长剑。


    一名穿着锁甲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长剑吗,看着盔甲发呆。


    “你搞清楚没有?”费莱尼尼尖叫这喊道。


    “还没有,我们的长剑无法在瞬间刺破盔甲的同时,还能准确的刺破颈动脉,可以用蛮力砍破,可以用钝器击打,但是这么小的伤口,我实在无法做到。”中年男人好不掩饰的说道。


    “他不是人吗?”费莱尼尼无法抑制紧张的情绪,“前几天的宗教人士被刺杀,今天我被人拦路,安东尼,你说到底是谁干的?”


    锁甲男人没有回答,而是回到尸体旁边仔细的看着伤口和盔甲的裂痕,“大人,今天的白衣男人和上次宗教人士被人刺杀,看起来不是一个人做的,如果是他,那个宗教人士不会有机会活着去找主教哭诉的,今天的人,估计还会来找你的,我们提前做好准备吧。”


    “他敢来我家找我?”费莱尼尼眼睛瞪大很大,“他要干嘛?”


    “要解药啊,为了不让女人乱喊,新来的都会用药物影响声带啊,您忘了,他一定会回来找您的,做准备要趁早吧。”安东尼平静的说。


    “你能对付他不?你可是王国最有名的骑士,圣殿军团的副团长啊,有你在我就不怕。”费莱尼尼情绪还是不够稳定,“帮我干掉他,我感谢你500金币,好不好。”


    安东尼没有说话,而是望着那纤细的伤口,陷入了沉思,要在瞬间刺破这厚重的盔甲,绝对的力量,爆发的速度,拿捏的角度,武器的强度缺一不可,这得是多么可怕的对手,很多年没遇到这么厉害的高手了。


    啪啪啪,公爵府邸的大门,被人扣响了。

    已有 2 人打赏作者

    沐暮 赏了楼主5心灵币 雨的痕迹 赏了楼主10心灵币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