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184|回复: 1

[其他] 【转】事儿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7 14: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事儿妈不可怕,事儿爹吓死人。

1、

简思阳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却被养的挺金贵。一般的孩子,小时候父母都管着不让多吃零嘴儿,简思阳却敞着吃。

那年头流行什么旺旺饼干、唐僧肉、彩虹糖,简思阳捧着零食吃的一大群孩子都羡慕。

简思阳的爸爸是一所中学的老师,他妈妈是一家国营化肥厂的职工,后来化肥厂破产,简思阳出生没两年,他妈妈就下岗了,成了一名全职家庭主妇。他妈妈是个很安静的女人,话不多,有点儿木木的,没什么主见,对丈夫言听计从。

在简思阳的记忆里,他爸爸从来没给过他妈妈好脸色。永远在抱怨。哪怕他妈妈做错一点点小事,比如忘了给阳台的花浇水,煮面忘了加蒜,都会惹的他爸爸破口大骂。

简思阳他爸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人,他常年皱着眉头,永远都好像是不满意。对生活不满意,对身边的人不满意,对一切都不满意。

他在单位里人缘不好,跟亲戚邻居们也处不好,简直就是一个万人嫌。但他对儿子好。那叫一个疼啊。疼到溺爱的地步。

家里的钱基本都花在儿子身上。两个大人节衣缩食,吃穿紧着儿子来。两口子可以几年不买一件新衣服,却把儿子打扮的跟个小少爷似的。简思阳上初中的时候,他爸还送他上学、接他放学,同学们都笑的不行。搞的简思阳看见他爸推着自行车在学校门口等他的身影就挺不好意思的。

简思阳高考那几天,他爸几晚没睡好,饭也没怎么吃,紧张兮兮的,白天守在考场门口,烈日炎炎,晕了过去。这让简思阳心里压力特别大。

最终考了个不入流的大学。

总之,简思阳就是这么在他爸爸过份的关注和关爱下长大的。

2、

简思阳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他爸爸老早就说,不要随便跟女孩子谈恋爱,要等他把关,安排介绍。

简思阳的工作,是在法院开车。不是公务员编制,只是一份临时工。但在他爸眼里就不这么认为了。逢人就说自己儿子在国家机关工作。给儿子找相亲对象更是百般挑剔。

好在简思阳这小伙儿样貌比较出众,人看起来也比较老实正派,所以还是有不少人愿意给他介绍对象。

奇葩的一幕出现了,每次简思阳去相亲,他爸爸必然跟着。

问姑娘的父母是干啥的,税后工资多少,有没有啥家族遗传病……直问到儿子和姑娘都无话可说为止。有一次一个姑娘说要跟简思阳单独去看电影,简思阳他爸没话可推脱,只得同意。

然而……

电影看到一半,姑娘不经意回头一看,简思阳他爸竟然偷偷买了张票坐到了他们后面!

姑娘当即吓走了。

这是个控制欲太强的父亲了。

简思阳毕业第五年,终于遇到了相亲时一见钟情的女孩儿。女孩儿叫崔兰,在一家医院做护士。崔兰对简思阳的印象也挺好,她喜欢这个高大俊朗、腼腆羞涩的男孩儿。她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少有男孩儿会脸红了,简思阳很难得。

而简思阳的爸,这回也收敛了一些。

因为,崔兰的父母是搞生态养殖的,虽说是农村人,但家境挺殷实,做生意一年不少赚。老早就让媒人放出话来,闺女结婚陪嫁城里一套房。冲着这套房,简思阳他爸看崔兰顺眼了许多。

两个年轻人一拍即合,很快就处于热恋之中。

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崔兰老爸直接放话说,女儿女婿可以搬出来单过,就住崔家陪嫁的那套房,不必去跟简家老两口挤那套老房子。

虽然简思阳他爸非常不满意。他的意思是儿子儿媳妇跟他们住,儿媳妇的房子留着出租挣钱。但当时看崔兰老爸挺坚持,也就没说什么。

于是,简思阳跟崔兰顺利的结婚了。

3、

婚后,崔兰的噩梦才开始了。

公公三天两头过来敲门,打开冰箱门看看,数落一下,这个不该吃,那个不该吃。起的晚,说你懒得要死。用iPad看电视,说有辐射,生出的娃会是畸形。连崔兰穿的衣服也要点评一番。简直管的比太平洋还要宽。

在他的思想里,儿子是他的私人财产,既然儿媳妇嫁给儿子,那么儿媳妇也是他的私人财产。

他觉得他管着他们天经地义。

简思阳呢,从小到大都这么过来了,习惯了。可崔兰觉得非常别扭。碍于是长辈,不好翻脸。

崔兰私底下跟闺蜜和娘家人抱怨:哎,都说婆媳难相处,我家是翁媳难相处!

过了段日子,崔兰怀孕了。

得知这个消息,简思阳他爸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而是说赶紧去验男女。

崔兰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爸,我这是头胎,男女有什么要紧?”

简思阳他爸说:“生儿子才好!女儿是赔钱货!”

崔兰气的半死。

她冷笑:“赔钱货?呵呵,可不是嘛,我家赔了钱把我嫁到你家!”

让她心寒的是,过了几天,简思阳竟然连哄带骗将她带到一个黑诊所里,说是做产检,其实是做B超验男女。她听到医生说:“女孩儿”。

她看着一旁的老公:“你这么在意吗!非要查!”

简思阳低头怯怯懦懦地说:“我爸让的……”

崔兰大吼一声:“你爸让你去死,你难道也去死吗?”

简思阳他爸得知是个女孩儿,脸拉的老长,对崔兰越来越怠慢。张口闭口,怀的不过是个丫头,哪儿那么金贵?

简思阳从小受他爸的影响,也是一脑门子的重男轻女。所以,当崔兰孕吐的时候,他依然抱着手机打游戏。

崔兰觉得很绝望,一狠心,打了孩子,坚决跟简思阳离了婚。

离完婚,简思阳他爸还在旁边飙狠话:“瞧把她能的,不过就是个农村丫头,有什么好嘚瑟的!”

4、

简思阳打了几年光棍,没有任何人愿意给他介绍对象了。他慢慢的越来越颓废。

终于,又一个女孩儿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她叫孟晓,是简思阳一个同事的朋友,是他在一次聚会时认识的。孟晓性格泼辣,有点野野的。她看着简思阳笑,笑的简思阳心里砰砰跳。

当简思阳跟她开始来往的时候,有人就给她说简思阳他爸如何如何。她笑了:“哈哈,我可不怕,柿子都捡软的捏,可我是个硬柿子!”

简思阳他爸很快知道了孟晓的存在,他坚决反对儿子跟她在一起。因为孟晓没有工作,是个抱着手机在家做微商的。他说:“微商能是啥正经行业?”

孟晓知道了,直接杀到他家,将这位“准公公”大骂一通:“我凭我自己本事吃饭,你凭啥说不正经?我就要跟简思阳结婚,你凭啥不同意?我嫁的是他!不是你!你要再不同意,瞎叨叨,我就索性未婚先孕,挺着肚子天天坐你家门口骂街!”

简思阳他爸这回可算领教了刺头儿。

最终,简思阳还是跟孟晓结了婚。而孟晓,果真是带着肚子进门儿的。

孟晓的“刺”,让简思阳他爸不敢当着她的面说什么了。但他,开始拼命在儿子面前絮叨、挑拨,把自己说的苦大仇深,把这儿媳妇说的十恶不赦。

孟晓在医院疼了两天两夜,生下一个八斤四两的胖女婴。而在她生产的时候,公公却以自己犯了阑尾炎为由把丈夫叫走了。

阑尾炎是假,跟儿媳妇较劲是真。

孟晓躺在产床上欲哭无泪。她可算是见识了一个人可以坏到啥程度。

公公没来医院探望她,也不让婆婆来。娘家人呢,在外地。别人生孩子,婆家人娘家人团团簇拥。孟晓,床前冷冷清清。连丈夫都被公公拖住,来不了。

还是护士看不下去,去食堂打了粥给她喝,还帮她请了一个护工。

快出院的时候,简思阳终于来了,他开着单位的车来接老婆和女儿出院。

孟晓坐了一个糟心的月子。老公跟以前一样该咋过咋过,该玩游戏玩游戏,该睡觉睡觉,好像无视孩子的到来。他已经习惯了一切由父亲安排,像个巨婴。老公公呢,有时候过来看儿子的时候,看也不看孙女,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把孟晓娘俩当空气。

一开始,孟晓觉得,只要自己足够坚强,老公公再不讲理,都不是事儿。

可真正柴米油盐过日子这么久,孟晓觉得还是自己太天真了。她不可能事事逞强。她也需要温暖,需要爱。这个奇葩的家庭给不了她。

孟晓开始跟简思阳吵架。简思阳夹在媳妇儿和老爸之间左右为难。下班了都不敢回家,干脆跟朋友一块儿出去喝酒。

有一次,他喝了酒开车,发生车祸被送到医院去救治,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他失去了生育能力。

孟晓听了这个消息,一屁股瘫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

她觉得一切都像闹剧一样。婚前,她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一切。到头来,她什么也改变不了。眼睁睁看着事情越来越糟糕。

如今,她只想她跟女儿能过得好。

简思阳他爸知道了儿子再也不能生育,开始百般讨好孟晓。可孟晓看着他,却觉得他像一个小丑。

非要等出了这样的事,才肯对她好一些么?抱歉,她不需要这样的好。

她带着女儿离开了这个家。简思阳他爸拼命挽留这个孙女,说儿子以后不能生了,这个孙女就是他家的独苗。

孟晓笑:“这个独苗从生下来到现在,您看过一眼么?”

这老公公仍然梗着脖子犟:“看不看,都是我简家的!”

孟晓头也不回,抱着女儿回了娘家。

“我才不想让我女儿受到你们这一家人的影响!”


后记:

这是一个百分百的真实故事。文中“简思阳”的原型是我朋友的表哥,“简思阳”的爸爸是我朋友的舅舅。

朋友说,她舅舅老两口现在守着儿子过。她表哥现在性格变得有些呆。工作也辞了。在家里闲着,靠父母的养老金过活。她表哥曾试图让自己媳妇孩子回来,但媳妇坚决不肯。

有人说简思阳他爸这种男人,这辈子过的太拧巴、太失败,所以把全部的关注点放到儿子身上。把儿子看的太重。也把儿子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

简思阳,真是悲哀,像自己老爸操纵的木偶。

看起来有些戏剧化。

可很多人的生活本就如此,千奇百怪,千疮百孔。总有这样的人,自私自利,自以为是,亲手毁掉亲人原本该有的美好人生。

——完——
 楼主| 发表于 2018-9-27 14: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静心写人生
原题:《父亲逼走了我的两任妻子》

控制欲这么强的爹有木有,我相信,这世上啥奇葩都有,有奇葩爹就有奇葩儿,这家子的日子,能过好才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8-26 05:12 ,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